COR CORDIUM
众心之心(雪莱墓志铭)

不如骖鸾归去

二次

严格地说来,那天结束之后,我又想了很多事情,这倒是像我的习惯,像是找回了自己,这个假期都太懒了,想也懒得多想,我也在抵挡着自己的懒惰,懒惰会让自己一事无成。
老师的语调是怎么样的我忘了,我记得她向我走来的时候,脚步放得很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有一种步步逼近的感觉,她不紧不慢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让我明天把手机交给她。
当然这没有什么,我对于别人有所谓的东西却无所谓,我失去的是一些文件,一些图片,一些自己整理的和你有关的文字,此外还有一种感觉,一种由习惯渐渐转变为舒适的感觉,我的生活中总是这些东西,慢慢地剥离,慢慢地消失不见。
在办公室里,我是被大声吼叫了,被使劲地推搡了,也被重重地踹了一脚。其实意思...

一次

我一直寻求的那清晖和鳞光,那从明月之上流淌而下的微凉的液体,那些在别人看来似乎随手可拂去的一切——都在梦里一点点地变得真实可感,变得愈来愈真切,那柔和而缄默的光辉,一点点地附着在我眼角的泪花上。
我是一个奔跑中的人,从昨天到今天,又注定从今天到明天。我从梦中摘了一把芦笋,它们云青似染,它们粉红如洇,它们来自他方,也来自于我的内心,那流通和混杂了悲伤与盼望的巨大喘息的古老机器,迟钝而笨拙地咳嗽,我在呼喊,我也在等候。我既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所有的语言,都被敲碎,被肢解,被强行解释,留下的只有一颗木然的心,被切开,被挖空。
我听说,没有梦的人没有爱,就像没有诗的人也没有悲伤那样。
为什么我在奔跑,在无...

晚霞点燃了远山的黛色
热浪掀起一粒一粒的梦境
日子被灌得鼓鼓囊囊
我,听见雨声
没有人见过的你
在思绪飘飞的暗夜
呷一口酒,啜一口烟

无休止的喧闹之中
我只听见雨
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
就像
从一个男人到一个女人
时间发疯地溜
故事悠然地听

我听见雨声
庙外青松之下
白色的衣裙无声地飘飞
没有人见过你的微笑
没有人见过雨中的湖光

目光所及的沙中岛屿
空白之下,还是空白
绿洲里失去的时光和风景
换来了春和秋
浸泡了万钟甘醴的清愁

我见过你一面
最美的日子
和最美的你
有种幸福叫作留恋
留恋一首歌的前奏
也留恋一个人的温柔

2018.7.25  1:29

咽喉炎日益加重,咳得像《走向共和》里快死的荣禄

Debris

                                  《碎片》...


年夜

抑制着自己的心情,在草稿纸上留下一行歪歪拧拧的笔迹:

“你我犹如隔镜视物,所见无非虚幻迷蒙。”

教室内的日光灯从午后一直开到晚上。他坐在窗口,瞥见自己的身形映在窗上,在他半身的轮廓之内,明灭着的是一个城市斑驳的流光。

月亮在蒙蒙的烟雾中半遮半掩,各色的霓虹灯和车灯闪烁着,五彩的烟火点缀了黑色的夜空,映亮了被掩盖在夜色下的楼房。他看不到窗外的人,只听得爆竹的声音逐渐稠密起来,渐渐盖过了喧闹的车声和稀稀落落的人声。他凝视着,望着自己半身模糊的轮廓,被光色填满,又被黑夜清空,眼中是挥之不去的重影。尽管被老式空调沉闷的轰鸣声震得有些头晕目眩,他还是把手缩进衣袖里,支起一只胳膊,撑着自己的脸。所有...

自分はバカです

或许坦诚能直达自己的心灵之境,紧张与优雅的矛盾,还有不经意间流露的率真,这使得她的印象在他眼里愈加丰满,愈加真实而可爱。她有渊博的学识,高雅的志趣,然而她依然还是一个少女,是一个姑娘。他很清楚地知道掩盖不住自己,所以他从不做这种尝试,可她怎么没想到她自己也一样。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仔细地品味其中的意思,时而又担心自己的回答是否合乎她的心意,可逐渐地,他放开了,尽管仍有顾虑,他选择笑在她的面前。他知道自己的各种缺陷,甚至在有些方面一塌糊涂,可是又怎么样呢?他知道自己遮掩不住,一时间也无法改变。就像出门前再怎么理自己的衬衫还是布满了褶皱。
于是他看着她,他看到她的微笑,一瞬间觉得不可思议,她笑得不经...

窗帘

无力反抗,不愿苟且,因此失落和犹豫,成了人生的常态。

1 / 8

© Aengus | Powered by LOFTER